诸瑛最后强调说:“赫恩说了,这项规定在下赛季只是在个别赛事中试行,大家不必大惊小怪。斯诺克运动在不断向前发展,允许不同的尝试,比如现在有可以穿T恤打的,也有单局限时赛。相对于规则改革,这些改变不算什么。希望球员和球迷都能以正确的心态来对待,媒体也不要大肆炒作,让斯诺克给人以不好的印象。”

罗伯逊:他非常专注,视线根本不会受到外界干扰,我想在未来他会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球员。

  诸瑛表示:“2011年4月,我辞去原来的工作,去英国开始这一个赛季的执裁工作。那是我全职从事裁判工作的起点。”值得一提的是,昨晚斯蒂芬-李与米尔金斯的那场比赛是诸瑛第一次执裁职业排名赛半决赛。诸瑛透露自己最大的爱好就是旅游。

  无独有偶,本届世锦赛期间,央视解说姜毅专门提到了“厕所战术”,他的分析得到大多数球迷的认同。姜毅说,选手们去趟卫生间,除了生理必须,更多的是自我思考和调整状态,不管是领先方还是落后方,重新回到场上,都会得到观众的掌声欢迎,这对他们在心理上是个很大的鼓励。

说起苏格兰美女裁判塔布,诸瑛一再表示:“塔布确实优秀,她是我的榜样。曾经有一位裁判同仁动情地对我说,‘诸瑛,如果你哪天执法世锦赛决赛,我们全中国裁判都给你叫好’,我记得他说这话时无比激动,现在这是我的目标。”

  在本次比赛中,多特曾向诸瑛借了手套,诸瑛也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娓娓道来,“由于这几天海口的天气比较潮湿,开赛前,多特看到塞尔比戴了手套,所以他也到处找手套。塞尔比的手套是马克-威廉姆斯留给他的,多特实在找不到手套,所以就问我借了一只。不过,大家也都看到了,已经被剪成那样了……”有球迷让诸瑛预测今天的决赛,马克-艾伦(微博)与斯蒂芬-李谁最终能够胜出。对此,诸瑛答道:“我心中有自己的答案,可是介于我的身份,我不能说啊……”

图片 1

“黑色衣服是不是也让你感觉能压得住场,毕竟在以男性为主的斯诺克圈里,女性裁判并不意味着会受到照顾,相反,权威会经常受到挑战。”记者问道。

  对于谢菲尔德,诸瑛表示:“我们口中经常提到的谢村是斯诺克之乡——英国的谢菲尔德。谢菲尔德是斯诺克世锦赛三十几年的举办地,每年到了四、五月,整个城市洋溢着斯诺克的氛围,全世界斯诺克球迷、顶尖选手云集于此,大家沉浸在斯诺克的氛围中。现在我国旅英的球员,绝大多数也是居住在谢菲尔德。”

  创下中国裁判众多执法纪录的美女裁判诸瑛,昨日也向记者“透了底”“上厕所这个问题,我们裁判早就讨论过,原则上是不会干预的,球员有他们的自由。遇到次数多的,我们还会主动上前关心,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诸瑛说,“本来每局比赛结束,我们裁判摆球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果球员去卫生间不耽搁太久,都不会影响比赛的连贯性。我在比赛中还没有碰到球员投诉对手的情况。”

希金斯:诸瑛是一名世界级的裁判,她的表现好得让我都没意识到她只是一个年轻女子,因为她所有的判罚都准确无误。所以我在比赛中能尽心发挥。

  对于诸瑛,很多人被她在执裁比赛时的气质所吸引,也有人深迷她动人的外表,当然,也有很多人想通过诸瑛更多地了解斯诺克球员。一位球迷向诸瑛问道:“特鲁姆普是不是打球会很拼,经常会看到他坐着休息的时候很累。”对此,诸瑛答道:“特鲁姆普是这一、两个赛季表现非常抢眼的一位球员,他犀利的球风、酷酷的外表搏得了很多的关注。”此外,诸瑛还透露了特鲁姆普在场下的一些细节,“球场下,他还是一个挺典型的英国小伙子,有自己的个性,愿意表现自己的才能和天赋,表现欲挺强的,但他是一个人很好的小伙子,在后场也会和大家开玩笑。

修长的身材加上严肃的表情,诸瑛每次执法比赛都会吸引大量的目光,“这个美女有点冷”!很多第一次看到诸瑛赛场“执法”的人都会这么说。

  对于有球迷问斯诺克球员中谁最“臭美”这个问题,诸瑛也是直言不讳,“臭美’的话,我觉得应该是特鲁姆普,据说他每次前搞发型的时间还真不比我短。”诸瑛坦言她欣赏戴维斯、吉米-怀特等老球员的球风与为人处事风格,“我比较欣赏职业素养比较高的球员,比如像戴维斯、吉米-怀特等老球员,他们在场上和场下都是绅士。”

在中国公开赛丁俊晖8进4的比赛当晚,记者在XW中心无意中发现诸瑛正坐在一个角落里目不转睛地盯着丁俊晖的每一次出杆。作为一名斯诺克裁判,诸瑛对于这项运动相当在行,诸瑛自己说能够单杆打出将近40分。而在斯诺克界有这样的说法:一个好的裁判,单杆一定要达到过40分。从球技上看,诸瑛不逊色于任何男性裁判。

  有一位网友“八卦”地问道:“有没有球员追求过您?”对此,诸瑛也透露出自己搞怪的本色,“目前还没有,估计以后也不会有。”她还附上一个“伤心”的表情。对于有没有男选手曾经让自己在执裁时尴尬这个问题,诸瑛透露道:“我在英国执裁Qschool和PTC等比赛时,就见过某些年轻选手将英国现在最潮的打扮体现在赛场上,比如‘内裤外露’。”她随即“抱怨”道:“完全无视我一个女裁判的存在啊!”

说起男女性裁判的差异,诸瑛给记者说了一个她终生难忘的事情:“我有一次裁亨德利的比赛,到休息间提醒球员上场,当时亨德利正在吃香蕉,我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可以出去了’,结果亨德利很严肃地说:不。我被吓到了。”诸瑛回忆说,“过了几秒,亨德利看到我无措的表情自己笑了起来,他安慰我说是跟我开玩笑的。尽管是一个玩笑,但我还是觉得,想要做一名女裁判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新浪体育讯 北京时间3月4日,2012年星牌杯斯诺克·海口世界公开赛展开最后一日角逐。3月3日,美女裁判诸瑛(微博)结束了她在本次比赛中的执裁工作,她今天抽空做客新浪《微访谈》,畅聊她的台球裁判世界与她对球员的了解。诸瑛透露,她认为在斯诺克球员中,特鲁姆普最“臭美”,“‘臭美’的话,我觉得应该是特鲁姆普,据说他每次前搞发型的时间还真不比我短。”此外,令诸瑛遗憾的是,她迄今为止还没执裁过奥沙利文的比赛。

马克·艾伦:他的技术非常全面,攻防结合得很好。同时他也是我见过的场上最有礼貌的球员。

  (止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