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体育摄影学会副秘书长齐大征的乒乓球摄影作品选——《国球之光》大型乒乓专业画册座谈会在北京隆重举行。

 
 他是从小学二年级在地上打乒乓球起步的世界冠军、是上海汽轮机厂走出来的北京奥运五环旗持旗手,国际乒联主席沙拉拉曾称赞他“在中国和世界乒坛上取得的成就,后人难以超越”。而他本人总是说,“一个人对墙练打不成世界冠军,没有党和国家的支持、大家的努力和帮助,就谈不上个人荣誉。”

上世纪60年代,是中国乒乓球的一个大飞跃时期。屏幕上的这5位老人:庄则栋、徐寅生、李富荣、张燮林和周兰荪,就是当年名震乒坛的“五虎将”。

今年71岁的齐大征从事体育摄影工作四十年,此次出版的《国球之光》是从齐大征多年万余张作品中精选汇集而成的,得到了参与座谈会的梁友能、庄家富等乒坛名宿的肯定,在座谈会现场,中乒联官员还现场宣读了国际乒联终身名誉主席徐寅生、前国际乒联主席莎拉拉和木村兴治分别发来的贺信。

图片 1

图片 2

“齐大爷”用照片讲述乒坛风云

张燮林表演独门绝技“海底捞月”

乒坛“五虎将”

乒乓圈儿的记者习惯称齐大征为“齐大爷”,岁数在那儿摆着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齐老爷子拍摄见证了乒乓几十年。从这本册子里,几乎能够找到过去几十年的时间维度上,与中国乒乓球有关的所有人、所有历史时刻。“每张照片背后都有故事。”他说着随手翻开了一页,那是一张2001年大阪世乒赛男团半决赛的照片,“挽救7个赛点赢了之后,刘国正庆祝的时候一滴眼泪都没有,电视上人们看到的是蔡振华低着头,掩着面的镜头,其实到后面的休息室,他就哇哇地哭开了。”齐大征说。

  他就是新中国第一批乒乓球世界冠军成员、乒坛“魔术师”张燮林。自涉足乒坛以来,凭着“专心”“细心”“责任心”“自信心”……他和队友推动国球攀上巅峰,并为保持国球荣耀倾心付出。

2002年12月,中国乒乓球队建队50周年纪念活动,几代乒乓人近300位聚集一堂。老友相聚,谈笑风生。一张全家福,将这难得的聚会化为永恒。

那个年代,偶然的机会让齐大征学习了乒乓球和摄影,这也成为他终身的爱好。齐大爷知道很多乒乓圈里的事儿,有些他津津乐道,有些他讳莫如深。“现在的人可能都不敢想象,那时候的人多爱乒乓球,想看一场乒乓球比赛有多难。”他说,“1974年亚非拉乒乓球邀请赛,首体9点开始卖票,早上8点多我去排队,当时排在我前后的那几个人都是谁?宋世雄、贺鹏飞(贺龙之子)、张燮林。”让齐大征印象深刻的是,当天张燮林穿着胸口缝着国徽的毛衣在那边买票,发现要代买的票太多,自己钱没带够,赶紧让一同排队的队员回去帮忙取。“1块8一张,在当时算巨款了!”齐大征说,“你能想象国家队教练看球还要自己去排队买票吗?那时候还真就是。”

  4届世乒赛上开山创业,奠基中国队在世界乒坛的多年昌盛

时间回到1961年,世乒赛首次来到中国。实力,再加天时地利人和,庄则栋、李富荣、徐寅生和张燮林一路过关,包办了男单四强。半决赛,庄则栋战胜了徐寅生,李富荣击败了张燮林。决赛,庄则栋以3比1战胜李富荣,夺得了自己的首个世乒赛男单冠军,李富荣获得亚军,徐寅生和张燮林并列第三,世乒赛历史上第一次由同一个国家选手垄断领奖台。

这一晃,齐大爷几十年拍摄和跟随乒乓的生涯就要画上句点。这位没事儿喜欢端起相机偷拍你几张,没事儿喜欢跟你聊几句,跟圈子里谁谁都熟,走哪儿都不缺朋友的老先生,就要“收山”了。他用三句话这样评价自己:“抱着一个铁疙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拍了一辈子!”

  今年74岁的张燮林,满头银发,精神矍铄。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数不清的中外名将败在这位“魔术师”的直板削球长胶拍下,他常常能把几乎落到地板上的球变魔术般地削回去,一如那幅名为“海底捞月”的著名照片。

图片 3

《国球之光》已在世乒赛期间首发

  1960年,张燮林夺得上海市运动会乒乓球单打冠军,当年12月,他和全国各地优秀选手共108人进京集训,备战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十六届世乒赛。他从“一百单八将”中脱颖而出,在世乒赛单打角逐中一鸣惊人,先后淘汰了日本名将星野和三木,为中国队再夺男单冠军“圣·勃莱德杯”扫除了最大障碍,他自己也登上了男单季军的领奖台。

徐寅生

早在第五十三届世乒赛开幕当天,30多年来坚持用镜头记录国球荣耀之光的齐大征特意选在苏州世乒赛开赛之日,首发了凝聚他半辈子心血的《国球之光》摄影集。当日,于贻泽、郗恩庭、林美群、郑敏之、郑怀颖、张德英、李惠芬、惠钧、王涛、范长茂等一批乒乓球世界冠军,纷纷前来苏州开元乒乓球俱乐部,庆贺《国球之光》首发。

  在第二十七届世乒赛上,张燮林首次担当中国队男团第一主力。决赛中,他用两个2∶0击败气势正盛的日本队两名主力,帮助中国队首次蝉联世界冠军。在单打比赛中,他又以3∶2淘汰了后来成为国际乒联第三任主席的日本名将荻村伊智朗,并再夺季军。

那年的世乒赛,中国队还首次获得男团冠军,比赛中,徐寅生连扣日本名将星野十二大板,至今仍传为经典。徐寅生球路变化多,令对手难以捉摸,他也因此有了“智多星”的绰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