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O职位空缺近两个月,Lululemon正加速寻找接任者。董事会执行主席格伦·墨菲近日在分析师会议上表示,公司已经与多位潜在候选人会面。
4月6日,彭博社披露6位潜在候选人的名单,分别是Ralph
Lauren前首席执行官Stefan Larsson、Levis执行副总裁及全球零售总裁Carrie
Ask、即将离任的UrbanOutfitters集团高管David
McCREIght、球鞋商店Finish
Line首席执行官Sam
Sato、化妆品零售商Sephora美国太阳集团2138acom,区首席执行官Satish
Mahotra。
由于近年来高层人事变动频繁,Lululemon此番寻找CEO的过程较为谨慎,彭博社透露,公司希望选择一位文化契合、履历和形象干净的继任者。为此,公司对候选人的背景审查将更为严格。
“该公司将候选者的背景调查规模扩大,即便是过去存在模糊的可疑行为,也被视为重大风险,”高管猎头公司DHR
International合伙人Mike Magsig说道。
今年2月,Lululemon曾突然宣布CEO洛朗·波德温(Laurent
Potdevin)辞职。原因是,他与公司一位前女性设计师保持不正当关系长达数年。后者在2014年洛朗·波德温上任时离职,随后又被该公司聘任作为承包商承接公司部分项目,被指存在利益输送。
虽然CEO一职迟迟未有确切继任者,但并未明显影响Lululemon的股价。2018年至今,公司股价上涨16%,过去52周更是上升80%。
这是Lululemon四年来第二次寻找新任CEO人选。
早在2014年,公司曾因一款瑜伽裤材质设计出现暴露问题而出现召回事件,当时的业绩曾大受影响。时任CEO的克里斯汀·戴(Christine
Day)与创始人奇普·威尔逊(Chip
Wilson)相继辞职,洛朗·波德温随后走马上任。
但现在,上任四年的洛朗·波德温出于个人行为不当而被迫离开。实际上,这位前任CEO的功绩不容置疑,四年时间里,他带领Lululemon从一个小众瑜伽品牌逐步发展为世界知名的运动休闲品牌,海外业绩取得稳步增长。
3月底,这家加拿大运动品牌发布的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1月28日,第四季度营收同比增长18%至9.288亿美元,全年营收同比增长13%至26.49亿美元。亚洲市场第四季度销售额同比提升52%,欧洲市场亦增长高达42%。即使在零售持续疲软的北美本土,其增长率亦超过10%。
持续向好的业绩,使得Lululemon在招纳新任CEO一事中处于强势地位。“这让董事会有机会选择经验更丰富的人,”华尔街分析师Pamela
Quintiliano说道。
值得注意的是,四年来两次CEO离任危机均存在性别联系,对于以女性客户为主的运动品牌而言,一位女性CEO或是上佳选择。对此,Pamela
Quintiliano分析称,“如果候选人是女性,那肯定是绝佳的选择,但如果能找到一个胜任CEO工作的男性,那也不会是个问题。”
彭博社披露的6位潜在候选人名单中,Levis执行副总裁Carrie
Ask是唯一一位女性。
这位48岁的高管,目前负责Levis集团的全球零售业务以及领导其电商团队。在此之前,Carrie
Ask曾在耐克品牌、CONVERSE以及Target等零售商担任高管职务。其耐克前任零售总监的经历,无疑是Lululemon极为看重的方面。
截至目前,Lululemon仍未确定CEO人选及其上任的时间表,这家加拿大运动品牌需要更多时间反复斟酌。(来源:来源:界面新闻)

01

记者 | 罗盈盈

Lululemon年销售突破30亿美元,耐克阿迪恐慌了吗?

强劲的假日季销售,帮助Lululemon提前实现10亿美元的季度营收目标。

运动服饰行业平分秋色局面或将打破。

北京时间3月28日,这家加拿大运动品牌发布2018财年第四季度财报。截至2019年2月3日的三个月内,全球营收同比增长26%至11.7亿美元,超出分析师预期的11.5亿美元。

3月27日,加拿大着名瑜伽运动服零售商Lululemon公布2018财年关键财务数据,2018财年销售额同比增长24%至33亿美元,其中由于中国市场助力,集团第四季度销售额及利润超出分析师预期。

作为衡量零售商业绩健康状况的关键指标,开业至少12个月的同店销售额同比增长16%。

Lululemon首席执行官CalvinMcDonald对公司上财年业绩非常欣慰,他表示,2018是公司有史以来业绩最强的年份之一。未来,集团将继续拓展女装部门,并发力男装业务,品牌有望在2020年实现年收入40亿美元的目标。

第四季度,净利润达到2.19亿美元,合每股1.65美元,同样超出1.74美元的分析师普遍预期。

分析师表示,在运动市场,面对耐克,阿迪,Puma等巨头的垄断和各类小众品牌涌现,lululemon还是掌握相当大一部分市场份额,业绩依旧呈现上升趋势。

Lululemon首席运营官斯图尔特·哈塞尔登(Stuart
Haselden)提到,期内公司营业利润率高达21.5%,比原计划提前两年实现目标。

Lululemon于1998年创立于温哥华,包括一个小型设计室,零售店和瑜伽训练馆。借助Athleisure风潮,加上运动正在成为生活方式的时代背景,lululemon在市场迅速崛起,公司业绩从2004年的1800万美元飞涨至如今的33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超50%。公司股价从2009年至今翻了超过50倍。

整个2018财年,公司营收同比提升24%至32.9亿美元,全年净利润为4.84亿美元,电商收入增长46%。

Lululemon的商业模式有两大特点。首先,它采用垂直零售策略。据第一财经周刊数据,目前lululemon在全球共有404家门店,其中77%的收入来自于门店经营,16.5%来自对用户的直销。业内人士表示,这种策略带来的直接好处就是其应收账款周转率很高,没有任何借款,因而现金周转率明显优于对手,且能更灵活面对市场趋势变化。

公司首席执行官卡尔文·麦克唐纳(Calvin
McDonald)表示,“Lululemon实现公司史上业绩表现最为强劲的年份,这是整体业务实力提升的结果。我们会抓住全球各地的诸多机遇。”

其次,与耐克,阿迪运用流量代言人策略不同,lululemon品牌主打KOL代言策略,不设市场部,没有代言人。Lululemon把健身教练,瑜伽老师作为其流量出口,通过专业人士的口口相传奠定自己瑜伽行业的领袖地位。运动服饰行业作为专业性较强的领域,选取KOL比流量明星更精准也更具说服力。

此外,首席运营官斯图尔特·哈泽尔登(Stuart
Haselden)在财报会议上提到,中国电商销售尤其强劲,第四季度增速超过140%。

门道此前分析过,时尚元素只能引领短期趋势,运动服饰与专业性密切相连,在经历几年时尚化发展后,未来,越来越多品牌将回归专业运动服饰。在此大背景下,主打专业化的lulumemon优势显着。

3月18日,Lululemon方面公布,品牌中国官网在关停翻新后已重新开放,为消费者在电脑端浏览时呈现更好的视觉效果和更丰富的内容。与此同时,品牌商城与官方旗舰店的内容全面同步。

不过,尽管前景大好,lululemon也面临严峻挑战。第一财经分析指出,随着Athleisure市场的趋于饱和和电商行业的迅猛发展,lululemon这种主要依靠传统门店进行销售的方式会逐渐失去其优越性。而且lululemon的产品线过于单一,售价却普遍高于Under
Armour、Nike等品牌,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关系到lululemon未来的走向。

第四季度期间,Lululemon收获近6年来最强劲的假日季销售,促使第四季销售额占据全年总额的1/3以上。其中,为了庆祝农历新年,今年1月,该品牌与中国演员辛芷蕾合作推出亚洲特别系列产品。

Lululemon应对危机的第一步,是拓展男装市场。品牌CEO表示,目前男装渗透率仅20%,年3月,Lululemon与第52届超级碗MVP得主Nick
Foles签约,Nick
Foles成为品牌旗下首个男性代言人。男性产品线将会是Lululemon接下来的重点业务,目标是在2020年实现10亿美元销售,占到整体目标收入40亿美元的25%。

对此,公司首席执行官卡尔文·麦克唐纳表示,“整个假日季,公司业务势头一直保持强劲,这反映出产品取得认可,以及我们与全球客户的联系紧密。”

另一方面,尽管北美市场表现强劲,Lululemon市场潜力还有开发空间,公司预计在未来一年将国际市场份额提升至20%到25%。中国无疑将是其海外扩张的发力点。Lululemon在进驻天猫开设旗舰店后,第四季电商销售增速超过140%。Lululemon高管在电话会议表示,在中国尤其获得“强劲成功”,

从女性健身服饰起家的Lululemon,近年不断发力男性市场,以应对激烈的竞争环境。

不过,当今中国的运动市场正呈现激烈厮杀的局面。,在北美市场失利的耐克已瞄准中国市场,与阿迪展开角逐,此外,安踏,李宁的中国品牌正在崛起,想要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Lululemon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根据最新财报,首席执行官卡尔文·麦克唐纳表示,男装领域的扩张是品牌未来最大的增长领域,目前来看,男性的裤装产品利润丰厚。

02

今年3月初,Lululemon宣布与第52届超级碗MVP得主Nick
Foles签约,后者成为品牌旗下首位男性代言人。

Levi’s二度驰骋资本市场,中国市场是重中之重?

男性产品线作为Lululemon接下来的重点业务,其目标是2020年实现10亿美元的销售,占到集团整体目标收入40亿美元的25%。目前,这一比例略高于20%。

退市35年后,Levi’s再度回归资本市场。

首席运营官斯图尔特·哈泽尔登认为,“Lululemon的男性业务规模,将可以做到和女性业务一样大。”

牛仔裤鼻祖Levi’s母公司LevisStrauss上周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IPO申请,计划于2019年重回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

此外,这家加拿大品牌的产品线亦不断延伸,从瑜伽装备扩展到户外、跑步及生活品类,甚至进入身体护理领域,提供止汗剂和保湿霜等产品。

全球时尚行业正面临激烈变局,业绩大好是Levi’s重返资本市场的底气所在。根据Levi’s的财报,截止2018年11月25日的财年,Levi’s集团的销售额达到55.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大涨14%,Levi’s在财报中特别强调,这是自1999年以来,Levi’s集团首次年收入超过50亿美元。这也是Levi’s在近20年的市场冲击、审美变迁和业绩动荡下,重新走上良性发展道路的证明。

备受外界关注的是,4月24日,Lululemon将举行投资者日的活动,预计会公布未来数年的发展策略,包括公司产品和海外扩张布局等消息。

受品牌老化和主营产品衰落影响,Levi’s自1997年业绩达到71亿美元化急转直下,。品牌顾问公司BrandIndex一份报告显示,Levi’s美国的最核心购买人群已是50岁以上的消费者,而其主要目标客群18至34岁的消费者对其的购买欲望还在不断下降。到2015财年,集团全年收入为44.94亿美元。

随着2018年销售首破30亿美元,这家20年历史的运动品牌,距离“2020年实现年销售40亿美元”的目标又近了一步。分析师认为,该公司将提前实现这一目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