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本报记者拨通了王义夫的电话。接过“指挥棒”的老王,作为全队的统领,这几天队中所有大事小情他都要过问一下。忙碌中的王义夫保持着以往的平稳低调,他与记者提到次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没把自己当领导,只是给大家服务的。”老王甚至开玩笑地说,队员来报到,我关心的问题就是房间够不够住,各个房间还有没有什么问题。

   
以往参加国际大赛都采用由分管教练提名的“软性”选拔方式,新一届国家队将打破这一传统,队内竞争将比以往更为激烈。

   
运动员的身体状况对比赛结果的影响是勿庸置疑的,王义夫自己就曾经因为身体不好几度晕倒在奥运射坛上。所以王义夫成为射击队总教练之后,与著名的301基础研究所合作,加强了对运动员生理状态的评估。本次韩国世界杯选拔赛的赛前和赛后,运动员都要采集尿样,尿样送到301研究所之后,工作人员将对尿样进行分析,得出的数据作为运动员的状态记入档案,成为以后对运动员开展具体指导的资料。

  老王也意识到,要达到带队的最佳效果,首先要做的就是了解每位老队员的现状,逐步熟悉那些“新鲜血液”。所以,在集训期的前段时间里,王义夫的工作重心就是与队员“谈心”,“我会逐个找队员聊天,每个人都要谈。”在老王看来,运动员与教练的沟通最重要。运动员报到的当天下午,王义夫就找来山东籍的谭宗亮谈话。谭宗亮自1993年开始,始终未离开过国家射击队。“他是本次入选国家队60名队员中年龄最大的。谭宗亮再次入选,不仅是因为他战绩好,更主要的是希望他能在队里给年轻队员带个头儿。”

   
“以前队里的结构是队部——教练——队员,队里说了算;现在为发扬民主,集中大家的智慧,就想到成立运动员委员会。”王义夫解释说,各班运动员将推选出一名最信任的代表组成委员会,当运动员与教练沟通不畅时,把问题反应到队部,由队部担负起桥梁的职责,及时解决。“组建运动员委员会就是要倾听运动员的心声,调动起大家训练的积极性。”

方法之一:301基础研究所介入

  “由于这几天北京下大雪,队员们来报到的时间都比较晚。”从四面八方前来报到的运动员中,部分是雅典奥运会后与老王有半年未见面的老熟人,部分则是新面孔,还有不少是久经沙场的老将,特别引人注目的是亚特兰大奥运冠军、35岁的李对红在离开国家队两年之后,又重新归队。王义夫解释说,“以老带新,以新促老”是本届国家队的一大特征。

   
运动员报到两天来,总教练已经找十几个队员谈过话,了解他们的思想状况、生活需求,与队里沟通协调。王义夫最怕别人说他是队里的领导,“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为大家服务的了。”

镜头二:生日party

  身份转变全面考虑整支队伍

   
“所有的冠军已成为历史,国人对我们在北京奥运会上的表现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值,担子还是很重的。”王义夫谈到今年的工作计划时特别指出,往届奥运会前最后三十至四十天的时间最为关键,今年国家射击队将这个准备期提前,从第一周期开始就按照奥运会临战标准集训,力争在实践中反复完善训练和比赛方案,将备战工作做实、做细。

责任编辑:计丹妮

  在队伍的管理方式上,新官老王开始“烧火”。新组建的国家队除了延续射击队的优良传统外,还有一个新动作:建立运动员委员会。这届国家队将首次由各班运动员选出代表,组成委员会,在队员与教练员沟通不畅的情况下,反映给总教练领衔的队部,由队部担负起桥梁的职责,服务全队。王义夫对此的解释是:“这样做是为了发扬民主。任何事情不仅仅是队里说的就算,运动员也要有个说话的地方。”说到将来,“老枪”坚定地说:“尽力配合中心做好本职工作,服从中心的安排,多带出几名金牌队员。”(来源:沈阳日报)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国家射击队在新奥运周期伊始便实行了自己的一套带队手段,新一届中国射击队也以全新的面貌开始了奥运攻坚。

   
过去射击队的行政关系是队部-教练员-运动员,运动员必须遵循上面所作出的决定,严格遵守制度。办军事化的管理让运动员的声音很难到达队部领导的耳朵里。现在射击队的关系倒了个个儿,运动员-教练员-队部,一切以运动员的利益为中心,教练员和队部做好为运动员服务的工作,从领导者转向服务者。同时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保证运动员能以最佳的状态投入训练和比赛。射击队还成立了运动员委员会,射击队的任何决定都将提交运动员委员会讨论,运动员也可以通过运动员委员会表达自己的不同意见。这种更加具有人文关怀的转变是运动员出身的王义夫在清华大学学习工商管理学之后提出的,这个新的措施也得到了领队肖昊鹏的全力支持。

    
新组建的国家射击队在新任总教练王义夫的带领下,从近两日开始集训,按照射击队的传统,先进行的是为期一周的军训。2月16日是队员报到的日子,一早“老枪”没进办公室,而是直接走进运动员入住的宾馆,在那里迎来了陆续前来报到的、在未来的几年中将与自己并肩战斗的60名队员。

   
在今年集训大名单中,有近三分之一的新人,也包括不少久经沙场的老将,谭宗亮、陶璐娜、张山悉数在列,特别引人注目的是亚特兰大奥运会冠军、三十五岁的李对红在离开国家队两年之后重新归队。对此,王义夫解释说:“以老带新,以新促老”是本届国家队的一个特征。

   
王义夫和肖昊鹏的这些努力是为了让队员们真正把射击队当成自己的家,以后出去更多地强调团队的概念而不是个人的概念。提倡“以人为本,快乐竞争”的王义夫坦言,非常希望每一次选拔赛落选的队友能为入选者高兴,而不要产生恶性竞争。

  老王笑言:“我已经很久没有摸枪了,有些手痒。”上任一个多月来,老王每天都要翻阅整理一些队中的资料,安排一些具体工作,为新一届国家队的首次集训做充分准备。此次集训,老王地位与以往不同了,所以迎来的不再是自己的“队友”而是“部下”。面对这些变化,老王很快便进入角色了。“在我自己看来,做了总教练和以前比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以前在训练、比赛之前想的都是自己的事,而现在考虑的是整支队伍了,训练、比赛、还有他们的生活。”

   
随着新一届国家射击队集训今日正式开始,新任国家步手枪射击队总教练兼男子手枪慢射班主教练的王义夫正式走马上任,中国射击队由此开始了二00八年北京奥运会的“倒计时”。

管理更加人性化、民主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