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陆上体育运动学校一名14岁的女射击队员在18日训练结束后,因队友收枪时不慎,手枪走火,被子弹击中眼部。目前这名女孩正在医院接受治疗。

图片 1
资料图:雪豹突击队演练合围歼“敌”

  华奥星空北京8月16日电 (记者 李磊
刘襄琳)在今天上午结束的北京奥运会男子25米手枪速射资格赛中,中国此项目的领军人物张鹏辉在比赛中被裁判判为3次犯规,取消了比赛的全部成绩。服从裁判判决,张鹏辉不得不提前告别了自己期待已久的北京奥运会,赛后,他的教练盛浩民表示:“出现这种情况,还是说明队员在平时训练中不够规范,以后训练还需要加强规范的要求。”

   
据学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男子介绍,事情发生在18日下午3时左右。当时,学校射击队队员训练结束后正在收枪。一名男
队员对枪支进行例行擦拭,由于枪膛中仍有子弹留存,但他对此情况并不知道。当他将汽手枪枪口冲地面扣动扳机时,就听“砰”地一声,留存在枪膛里的子弹射出,子弹打到地面后反弹,击中了旁边一名女队员的眼部。顿时,这名女队员的眼部流血不止。随后,受伤队员被迅速送到医院进行治疗。

  漆锡

  手枪速射项目要求参赛选手进行两天两个阶段共60发的资格赛,在昨日结束的第一阶段资格赛中,张鹏辉总成绩是288环,与有着“射击机器”之称的德国名将舒曼同分,排在第六位。

   
据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的医生介绍,子弹击中的部位是女队员的右眼皮,并没有伤到眼球,但现在还不能确定这次事故是否会对她以后的生活造成影响。

  京郊某训练基地,观礼台上坐着数十位首长,一场精心准备的反恐训练汇报演示正在进行。

  雅典奥运会之后,男子手枪速射项目进行了规则修改,变成了“864”规则。所谓“864”,就是要求参赛选手在资格赛的60发射击中,前20发子弹的射击,每组每枪相隔时间为8秒;中间20发子弹的射击,每组每枪相隔时间为6秒;最后20发子弹的射击中,每组每枪相隔时间为4秒。

责任编辑:计丹妮

  只见一名身着“雪豹突击队”黑色作战服的队员,迅捷如豹,疾跑如风。掏枪,上膛,击发,换弹匣,再上膛,再击发……从92式手枪枪膛弹跳出来的弹壳,散落在他的身后。瞬间,手枪进套,又一支95式步枪换在手,一阵密集的快射,枪响靶落。

  张鹏辉在今天的资格赛比赛中,有两次被裁判判为发枪太早犯规,此后,裁判要求张鹏辉重新补赛一组,补赛过后,裁判认为张鹏辉在补赛过程中大臂抬的过早,再次判为犯规。这样,张鹏辉所有比赛成绩被取消。

  100米远的距离上,两种武器,三次换匣,46个限时靶无一漏网,全部击中,整个过程,仅仅46秒!

  赛后,中国队服从裁判判决,没有提出申诉。张鹏辉的教练盛浩民表示:“出现这种情况,还是说明队员在平时训练中不够规范,以后训练还需要加强规范的要求。”

  执行这次高规格汇报演示任务的就是“雪豹突击队”队员、“快枪手”李增援。

  张鹏辉出身于“射击世家”,父母兄长均从事射击项目的工作。他是我国优秀的25米手枪速射运动员,07年,张鹏辉此项目世界排名第一;今年4月份在“好运北京”射击世界杯比赛中,他获得了此项目比赛的一枚铜牌。在今日赛前,张鹏辉被看作是中国射击队此项目中争金夺银的热门人物。(完)

  死也要死在集训队

责任编辑:计丹妮

  新兵训练时,李增援就发现自己对枪非常感兴趣,似乎没怎么“吃苦”,他的成绩就很好,班长、排长经常叫他到队列前做示范。实弹射击考核,他5发子弹打了47环,成绩优秀,全排第三名,下连前被新训大队评为优秀士兵。

  那是2004年年初,下连前特勤大队(雪豹突击队前身)要在新兵中选拔后备队员,激动不已的李增援赶紧去报名,他幸运地被选中了。

  新兵一下连,他直接分到了特战后备队员集训队。集训队是培养后备队员的摇篮,也是个“魔鬼集中营”。老班长对新来的李增援说,这里是“炼钢炉”,是“钢”是“渣”全看你自己了。

  训练考核档案里记录着李增援经历8个月的炼狱训练后结业时的各项成绩:五公里全副武装越野17分38秒,四层楼雨漏管攀爬12秒,400米障碍1分28秒,100米12秒3,仰卧起坐一分钟65个,俯卧撑一分钟70个。

  这张优秀的答卷,来之不易。集训期间,队员们每天跑步累计超过20公里,每天晚饭后熄灯前,练俯卧撑和仰卧起坐,每人在身体下铺一张报纸,什么时候汗水把报纸滴湿了,班长才会批准洗漱睡觉。

  每天训练结束,李增援累得连爬到上铺睡觉都需要战友托着屁股推上去,上床后衣服也懒得脱,倒头就睡。有一天夜里拉完紧急集合重新上床睡觉时,他用力过猛,脚下一滑,指甲盖被脚梯撕开,当晚就被送进了卫生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