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巴塞罗那取回

  在宣布处罚之前,羽联都不会公布该运动员的名字。即使最终被判禁赛,李宗伟仍可向国际体育仲裁庭提出上诉。

  世界羽联在10月2日的仁川亚运会举行期间,就知会大马羽总,有大马球员在8月25至31日的世界锦标赛时所提供的尿样药检呈阳性。

  南兰医生满意检验

  这位大马最顶尖的羽球员是在世羽赛半决赛后被验出A瓶尿样对违禁药物地塞米松呈阳性反应。

  谢老说:“药检不过关事件发生在羽球世界锦标赛,不是诸如亚洲运动会等综合型运动会,因此事件的主导权在世界羽联及大马羽总手上,大马奥理会无权参与或过问。”(大马《中国报》)

  凯里表示纪录显示:“该球员最后一次使用含地塞米松药物的日期为7月17日,药物理应在10天至两週內透过人体代谢作用排出,如果该(赛外检测)尿样复检对地塞米松呈阳性,就意味著该球员身体可能出现代谢缓慢的情况。”

  只有李宗伟以及南兰医生能进入进行B瓶尿样检验的大学实验室。大学实验室将在次日才把B瓶尿样结果提呈给世界羽联,羽联则将在隔日把结果告知大马羽总。

作为国內体育组织的最高机构,马来西亚奥理会(OCM)在国家羽球员于世界锦标赛药检不过关的问题上出奇的沉默,不是刻意置身事外,而是由不得该会插手。

  从9月20日有在世锦赛获奖的国家顶尖羽球员,未能通过药检的消息泄露到今日,凯里始终拒绝透露身份,也拒绝证实是否是种种迹象指向的李宗伟。

  该条规写明:“一名球员或其他人可以明确说明违禁药物如何进入他或她的体内,同时该违禁药物并非故意用于提升表现,或者用于掩盖提升表现的药物,在第10.2条规下的禁赛期,就可被本条规取代。最低的的处罚只是谴责与警告,没有禁赛,最高的处罚则是两年禁赛。”

  B样本也在本週三于奥斯陆大学化验室开瓶检验,最终结果相信已出炉,只待负责核实的2位科学家确该无误,就将结果输入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资料库,再通知世界羽联,由该会将转告大马羽总,以及采取相应的后续行动。

  当事人检查B瓶及核对文件后,见证由机器执行的开瓶仪式。由于过程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因此我们未能见证。”(大马《中国报》)

  最低处罚口头警告

  身在国外的大马奥理会秘书拿督谢国驥,被问及涉案运动员若未能洗脱罪名,是否有可能被警告了事或轻判,以及该会能否在这一事件上,给予相关运动员任何援助时,表示爱莫能助。

  南兰医生透露说:“在调取B瓶样本前,我们先检查所有的文书确保无误,在等待尿样解冻时,听取检验过程的汇报,然后被带领到化验室。

  羽联将召开听证会

  凯里今日联同首相夫人拿督斯里罗丝玛,同为部长夫人协会举办的国阵代议士夫人活动主持开幕后,被追问及该球员的化验进展时这么表示。

  如果B瓶尿样结果最终呈阳性反应,世界羽联将对该名运动员召开听证会,日期则有待确定。

  “我们不能透露他的身分。世界羽联书面提醒大马羽总,既使B尿样结果出炉后也不能透露,直到世界羽联宣布。我们必须遵守。”

  另一方面,大马羽总经理吴志强周一在机场看到驻守的媒体时感到惊吓,他表示自己陪同前往奥斯陆的原因是要确保B瓶尿样检验是根据正常程序进行,但主要负责人还是南兰医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