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北京时间7月14日消息
一周前,科维托娃在温布尔登收获了生涯第二个大满贯女单冠军,但是现在,世界排名第四的她被推到了国内舆论的风口浪尖,她受到了捷克国内的批评,甚至疑似收到了恐吓。

图片 2

网球是高度职业化的个人运动项目,网球赛事的奖金一年比一年高,一代代球员的职业总奖金越来越容易超越前辈,为此深深地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

科维托娃在10个月前左右搬到了“免税天堂”摩纳哥,这样她在温网收获的176万英镑巨额奖金只需在英国交税,不需要在国内缴税。捷克法律这样规定,对于最富裕的捷克公民将收取22%的税收(摩纳哥则是0%),在国外连续居住超过半年的捷克公民享有不需要在国内交税的权利,所以科维托娃的做法显然是合法的,她的同胞伯蒂奇和萨法洛娃也早就移居到这里。但是这依然引发了捷克部分民众的不满,社会民主党议员Stanislav
Huml就这样说道,“我认为我们需要好好想想,如果捷克人移居到其他国家,成了那里的一员,那么她们捷克公民这个身份就不应该受到肯定。”

2019年已经进入尾声,ATP/WTA巡回赛里,谁的奖金最高?排在前面的都有哪些球员?让我们来看一下。

不过越来越高的奖金并不意味着未来可以高枕无忧。现在通货膨胀,加上税收高昂,所以奖金一关又一关地扣了后,也不会有很多,为此欧美一些球员最常见的做法是搬去别的国家避税。假如换是你,也许你也会这样做。

另一个事件也牵扯到了这位两届大满贯女单冠军得主,在周五的时候,一名疑似恐吓科维托娃的男子被捷克警方逮捕,警方发言人表示,在周四一名23岁的捷克男子发出电话恐吓,威胁某位“公众人物”,但是她并没有指出这个“公众人物”是捷克媒体口中的科维托娃。科娃的发言人声称并没有任何人威胁到网球运动员的安全,但是他还补充说道,“这次警方做得真的很到位”。而警方关于此次威胁的过程和细节也是守口如瓶,他们将会在调查清楚后予以公布。很多人猜测,此次恐吓威胁可能和科维托娃的避税行为有关。

ATP/WTA的数据显示,今年网球奖金收入最高的前七人中有六人是男子球员。

像这种事情缺乏依据论罪,不然早就会有国家法律制裁,对吧?所以像德约科维奇、沃兹尼亚奇、卡·普利斯科娃等,他们搬到蒙特卡洛居住,英国球员埃德蒙德也是去了巴哈马首都避税。连纳达尔都抱怨西班牙的税收太高了,所以他们的做法见怪不怪了。

尽管从2007年温网以来,每个大满贯赛事男女球员都是同等的奖金,但巴蒂是今年唯一收入超过700万美元的女球员。相比之下,男子球员则有6位。

倒是有一位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有大满贯冠军气质的单反球员蒂姆,在今年ATP年终总决赛后,他的本年度奖金来到了7836322美元,一跃列入高收入网球选手之中。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有多种。首先,WTA的获胜者分配更加平均,而男子基本还是由三巨头主导。
此外,整个赛季各种比赛收入也都不同,因此很难得出结论。

不过他做出了跟很多欧美球员不一样的做法——他不去其他国家避税,而是在他的祖国居住,他不介意缴很高的税。

辛辛那提赛的网站介绍的十分清楚:ATP和WTA是两个不同的巡回赛,它们具有不同的比赛结构,日程表和经费筹措方式。

蒂姆,他热爱奥地利,他热爱祖国胜于一切!

像ATP /
WTA华盛顿赛一样,同时举行男/女同级别赛事的并不多见,这就导致了奖金和国际电视转播之间的差异,而这也是决定比赛日程安排的因素之一。

展开全文

那么,这一年,谁获得了最高的奖金,最赚钱的比赛是哪一个?2019年最高奖金得主名单如下:

奥地利人真令人感到意外。奥地利,八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土,八百多万的人口,位于欧洲中部,是较小的国家,却是这位帅哥为之入迷的祖国。

1.纳达尔

的确如此,奥地利很美丽。

$ 16,349,586美元

想要像别人一样搬到国外居住,他是不可能做到的,他不会去蒙特卡洛或者迪拜。他表示无法想象不得不在那里呆些时间而不是回家。奥地利,才是他真正的家。

展开全文

蒂姆为奥地利这个国家而骄傲,在眼里它是如此美丽,别的国家比不上奥地利。所以仅仅想到生活在其他地方,他会发疯。

33岁的纳达尔不仅是ATP巡回赛公开赛时代最年长的年终世界第一,而且他的收入也比其他人都多。他的四项冠军头衔包括两个大满贯和两个大师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