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我们熟悉“球员老虎”的每一面,但是一个熟知战术、具备充分动力和领导力的“队长老虎”是我们不甚了解的。

澳大利亚墨尔本,2019年12月10日——离正式开战还有两天,总统杯的两位队长已经按捺不住兴奋之情,想在气势上先压倒对方一头了。

老虎·伍兹并非天生就是当队长的料。

当地时间周二,2019年总统杯队长见面会在墨尔本东南郊的皇家墨尔本高尔夫俱乐部举行,美国队队长“老虎”泰格·伍兹,和国际队队长、南非人厄尼·埃尔斯,出席了见面会。比赛将在周四开始,中国大陆球员李昊桐,和中华台北球员潘政琮,都将在本周代表国际队出战。

这一点可能会让一些球迷感到惊讶,但是对于那些密切关注他的“虎迷”和那些亲身经历了他辉煌生涯的同行者来说,这是一个很平常的结论。

“这一周,我们想在主场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埃尔斯说。这是总统杯第三次来到皇家墨尔本高尔夫俱乐部,1998年在这里举行的比赛,国际队以20.5比11.5的成绩战胜了美国队。那也是迄今为止,国际队在总统杯历史上赢得的唯一一次胜利,伍兹和埃尔斯在当年都是参赛队员。

然而,那些曾和老虎同场竞争或是做过队友的球员们都说,现在的伍兹已经改变了很多,这将让美国队迎来队史上或许最出色的队长。

面对埃尔斯的咄咄逼人,“客场”作战的伍兹一点也不示弱。“我们是一支很有深度的队伍,队员们在今年都打得很棒,”身兼美国队长和队员的伍兹说,“而且我们的12位球员中,有11位都参加了上周的比赛,所以他们的球感都不生疏。”在伍兹看来,21年前美国队在这里遭遇的失败,主要是因为感恩节假期,导致球员们在赛前都没有足够的热身。

这位豪取了美巡赛82胜的传奇球手将在本周的总统杯上同时担任参赛球员与队长,这是自1994年赫尔·欧文在美国队与国际队的的首场总统杯比赛以来,首次有球员“身兼多职”参与到比赛中。

在结束了上周的英雄世界挑战赛后,11位美国队队员直接从巴哈马乘坐包机飞到了澳大利亚。“我们在飞机上玩牌、聊天、开彼此的玩笑,”伍兹说,“虽然现在还有时差,但到了明天下午,我们就能回到好状态了。”

展开全文

连续赢了过去7届比赛的美国队,在本周仍然是更热门的夺杯队伍。在世界排名这一项统计上,美国队大幅领先国际队,世界排名前24位的球员中,有13位美国球员。除了因伤退赛的世界第一布鲁克斯·科普卡之外,另外12人悉数到齐,组成了本周在墨尔本亮相的美国队。国际队中世界排名最高的,则是本周排名第18位的澳大利亚本土名将亚当·斯科特。

1994年那会,伍兹还在业余锦标赛事中夺取胜利,距离成为美巡赛的明星还有几年的时间。自他在1997年莱德杯比赛中首次出战以来,伍兹已经为美国队出战了16场比赛,无论是对阵欧洲队还是国际队。

虽然不被看好,但身为21年前胜利队伍的一员,国际队队长埃尔斯仍然希望,能再一次尝到胜利的滋味。“1998年的队员,有一些对大家都很陌生的名字,”埃尔斯说,“今年我们的队伍很年轻,也和1998年一样。任何事都可能发生。”

这一次,他还会领导美国队。

今年总统杯的国际队,是历史上平均年龄最年轻的。比赛经验方面也是如此,12位球员中,包括李昊桐和潘政琮在内,有7人都是第一次参加总统杯。美国队也有5位球员是第一次出现在总统杯的赛场上,但德尚博和费诺都参加了去年的莱德杯。

那些见证过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全盛期”老虎的人们很清楚,对那时的他来说,只有一件事是重要的,那就是取胜。他强烈的竞争天性使他无法顺利地担任领导者的角色。当时的他并不关心别人的感受。事实上,他可能只对摧毁别人在球场上的积极性感到高兴。

我很了解这座球场,所以我会告诉他们很多信息,”现年50岁、在全球赢得过超过70场比赛冠军的埃尔斯说,“我们也会在这里进行足够多的练习,让他们更了解球场。”

这样一来,“老虎能成为一个好队长”的想法在当时根本站不住脚。

身为同时期的球员,埃尔斯对伍兹在高尔夫运动中的影响力倍加称赞,后者在两月前刚刚追平美巡赛82冠的前人纪录。“能够成为他的对手,是很荣幸的一件事,”埃尔斯说,“我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认识老虎了,现在我还能想起在很多场比赛上,我都和他很接近,但最后输给了他。”总统杯赛历史上唯一一次平局,正是由埃尔斯和伍兹联手缔造的。在2003年的南非,两人在个人赛打到天黑仍不分胜负,最终两队共同举起了总统杯。

曾和老虎并肩作战并赢下1999世界杯的马克·奥米拉说:“当时他还很年轻,他的关注点是去赢得更多的大满贯和巡回赛,”奥米拉有过三次和老虎在美国队共事的经历,“我认为他不太喜欢团队氛围,我也不会因此责怪他。他只是单纯地想赢。第二名对他而言是永远不够的,他的精力全放在了争胜上。”

队长见面会结束后,美国队和国际队开始了周二的分组练习。埃尔斯将李昊桐和潘政琮安排在同一组,两人在上午进行了18个洞的四人二球赛训练。“海峡组合”有望在正式比赛中亮相。

但是没有谁的生活是一帆风顺的。伍兹遭受了多次背部受伤,这些严重的伤病甚至一度让他重返高尔夫赛场的希望变得十分渺茫。他开始从另一个角度看待高尔夫球。年龄的增长也使他更温和了。老虎充满攻击性的一面逐渐消失了,而日渐增长的经验让他变得更加从容。

伍兹在2014年只打了7站美巡赛事,2015年是11站,2016年没打,在2017年也只是小试牛刀了一次,仅仅取得了前十名。他不仅没有在考虑自己的未来时退缩,并且还开始回馈这项运动。当例如乔丹·斯皮思、贾斯汀·托马斯、简森·戴伊和里奇·福勒这样的年轻球员崭露头角时,伍兹变得像他们的知己。他变成了一个乐于倾听的良师益友。

伍兹的那些获胜秘诀被一点一滴地传授给了那些足够幸运的球员。2016年,戴维斯·洛夫三世带领他加入了莱德杯团队。2017年,史蒂夫·史翠克为总统杯做了同样的事情,让伍兹担任了那支美国队的副队长。从那时起,老虎的新面貌开始逐渐展露。

但是伍兹会成为什么类型的队长呢?这位现年43岁的球员在之前的总统杯和莱德杯中,分别在11位不同的队长领导下参赛:杰克·尼克劳斯、肯·文图里、弗雷德·科普斯、汤姆·凯特、本·克伦肖、柯蒂斯·斯特兰奇、哈尔·萨顿、汤姆·雷曼、科里·帕文、洛夫三世和吉姆·弗瑞克。如果他从其中任一位或全部的身上汲取了经验,请不要感到惊讶。

很难想象伍兹会成为那一类擅长通过激情演说来鼓励队员的队长。他的履历和战绩已经让他在球员们心中有足够的分量了。队员们很自然地会追随老虎队长直至天涯海角。

奥米拉说:“我期待看到他以身作则的表现,没有比那个家伙更坚定的人了。”

弗雷德·卡波斯在总统杯中三度成为伍兹的队长,那三次他们全都获胜了。本周在皇家墨尔本球场,他将担任辅佐伍兹的副队长。

卡波斯说:“如果你去看看老虎在高尔夫上的成就,那真的是太伟大了,他是现象级的。他不停地迎接挑战,状态已臻化境。他首屈一指的比赛经验将会非常重要。他知道如何领导这些球员,作为队长,他将贡献巨大的能量。”

伍兹参加2013年总统杯时,杰伊·哈斯是当时的副队长,2000年初期他们还是美国队的队友。“他会说的更多,但这违背了他的本性,他不是一个健谈的人。他可能会觉得,‘嘿,我已经做好准备了,你应该也准备好了吧’,”哈斯说道,“不是每个队长都是福兹·佐勒尔和李·特里维诺那种风格。史蒂夫·史翠克是一个安静的人,但他依然领导球队在自由国家高尔夫俱乐部取得了一场毫无悬念的大胜。

雷曼同样曾与伍兹搭档并担任过他的队长。他认为伍兹的实力对队伍而言是巨大的优势。“老虎之所以能成为一个优秀的队长,是因为他是一个真正的战略家。”雷曼接着说道,“在他担任副队长时,我看到了一个非常愿意分享知识与见解的老虎。作为一名球员,尤其是在他的巅峰时期,他可不太愿意分享自己的取胜秘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