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5月23日晚,青岛国信羽毛球馆,2011苏迪曼杯。

随着桃田贤斗车祸事件的发生,对于球员保护的众多问题都暴露出来,前一段时间世界羽联和大马羽协被炮轰,未尽责保护球员安全,而近日丹麦媒体又进一步爆料,马来西亚赛场地情况不佳,大门不关风向影响比赛,球员和教练甚至只能坐在水泥地板上…

据丹麦权威媒体TV2
报道,丹麦羽毛球协会希望世界羽联能改善国际比赛场馆的环境,提高裁判权威性,同时增加鹰眼挑战场地数量,改善比赛电视直播。

  能容纳1.2万人的体育馆空荡荡的,观众席上零零星星地有两三百球迷,与代表世界最高水平的羽球赛事,完全不搭……这仿佛是羽毛球运动在全球日益衰弱的一个缩影。当足球、篮球、网球等项目越来越职业化、商业化、全球化的时候,羽球参赛球队却越来越少,争冠悬念越来越小,越来越成为亚洲人自娱自乐的舞台。

丹麦媒体《TV2》撰文列出了近期他们观察到的世界羽联国际赛的几项漏洞,以马来西亚赛为例,指出许多教练、甚至是球员都得在球场待上十几个小时,但是却因为现场缺少椅子,不少人都只能坐在水泥地上,这些辛苦的教练不仅席地而坐,观看和分析回放录像,有时候关键时刻网络信号还会出现问题。

座位不够,选手坐水泥地休息

  □特约记者 王冲

除了这些问题,比赛场馆的大门也没有关,导致比赛场地风向太大,认为这严重影响了比赛品质,而马来西亚大师赛的球员休息室,几乎没有座位、食物和饮料,从入住的饭店更是需要至少一个半小时才能到达比赛场馆,造成了许多球员、教练及随行人员的不便。

该媒体列举了一些现在国际比赛存在的问题,比如选手们经常要在场馆里待上十多个小时,同时还得观看比赛视频分析对手,由于缺少凳子,不少选手只有坐在水泥地上,关键是很多时候都没网络;又比如比赛场馆的门没关导致风太大了,严重影响比赛质量;又比如上周的大马大师赛选手休息室,几乎没有座位、食物和饮料。

  苏杯亚洲化、中国化

丹麦羽协总监简森在受访时指出:“我知道有些亚洲国家举办羽毛球国际赛事能够获得当地政府支持,所以不需要太依赖赞助商,但是丹麦的情况却有所不同,必须依赖赞助商来举办丹麦公开赛,所以休息室和球员设施的要求都有相当高水平。”他也指出,虽然丹麦的确可以像马来西亚这样精简场地设施,把钱都投入到奖金当中,但这样对于羽毛球的推广来说,没有太大好处。

比赛场馆风太大了

  羽球版图日益“萎缩”

整理编辑 | 锋哥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丹麦队助理教练表示,虽然缺乏休息的座位和食物饮料对选手来说也许并不是一个大问题,但是对于需要一直待在球馆中的教练来说,有凳子坐可能会好很多。

  苏迪曼杯是世界羽毛球混合团体锦标赛,它检验的是各国羽毛球整体实力的高下。自从1989年创办以来,11届赛事的冠军,全部被亚洲人夺得。这其中,中国人7次夺冠,韩国人3次登顶,印尼队有一次称雄。即便是在亚军成绩栏里,也极少出现其他国家的名字,唯一的一次是1999年,丹麦队在家门口借助东道主优势摘得亚军。

丹麦羽毛球队总监简森认为,一些亚洲国家举办羽毛球国际比赛不太依赖赞助商,因为有政府支持,但是丹麦的情况不同,丹麦必须依赖赞助商来经营丹麦公开赛,所以休息室和球员设施等都要以高标准来要求。简森还说,丹麦也可以像马来西亚那样精简场馆设施,把这些钱都砸进比赛奖金里,但是这对于羽毛球推广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毫无疑问,苏迪曼杯正在“亚洲化”,同时,也正在“中国化”。近4届比赛,中国举办了其中的3届,2005年,北京首次举办,2009年,赛事移师广州,2011年,又来到青岛;近3届杯赛,中国队连夺3次冠军,假如青岛再夺冠,就是令对手望尘莫及的神奇4连冠。

展开全文

  与此同时,苏迪曼杯参赛球队越来越少,2005年时,有50多支队伍参加了苏杯争夺,上一届在广州,参赛球队是40多支,而这次,秩序册上显示总共只有31支队伍。

2020大马大师赛的休息室缺少座位

  与之呼应的是,在媒体方面,国内有200多名记者来到青岛报道苏迪曼杯,而海外媒体只有20多家,比参赛队伍还少。世界最高水平的羽球团体赛,仅仅吸引了20多家海外媒体,这也说明了赛事影响力的式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