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B样本已在本周三开瓶检测,但是在世界羽毛球锦标赛未能通过药检的马来西亚羽球员,如果未能透过重检翻案,最快得在20天內,才能得悉最终裁处判罚。

马来西亚青年及体育部长凯里说,涉服禁药的大马羽球员的B瓶尿液样本检测证实呈阳性,不过,他认为这是个別案件,不会影响大马羽运的形象。

作为国內体育组织的最高机构,马来西亚奥理会(OCM)在国家羽球员于世界锦标赛药检不过关的问题上出奇的沉默,不是刻意置身事外,而是由不得该会插手。

  总部设在吉隆坡的世界羽球联合会(BWF)公关经理凯儿阿莲妮,今日在回复《中国报》的提问时强调,世界羽联药检条规第14条4
.1节明确说明,违反药检条例的球员,首先会经过第8条文的听证会。

  询及是否证实有关尿液样本是羽毛球世界一哥,凯里始终不愿正面回应,只说世界羽球联合会稍后公布运动员身份。

  世界羽联在10月2日的仁川亚运会举行期间,就知会大马羽总,有大马球员在8月25至31日的世界锦标赛时所提供的尿样药检呈阳性。

  不阻止当事人评论

  提及是否会对付涉药运动员时,他也没回答,只说世界羽球联合会会公布详情,目前是视乎召开听证会或禁赛。

  B样本也在本週三于奥斯陆大学化验室开瓶检验,最终结果相信已出炉,只待负责核实的2位科学家确该无误,就将结果输入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资料库,再通知世界羽联,由该会将转告大马羽总,以及采取相应的后续行动。

  阿莲妮补充,除非被指涉及的球员放弃抗辩,或没有在规定时限內挑战或遭暂时禁赛,否则,在最后判罚宣布前,世界羽联及相关国家羽总都不能公布涉及运动员的身分。

  他说,还有一个尿液样本在巴塞罗纳,等待检验,大马羽总会在联系世界羽球联合会跟进。

  身在国外的大马奥理会秘书拿督谢国驥,被问及涉案运动员若未能洗脱罪名,是否有可能被警告了事或轻判,以及该会能否在这一事件上,给予相关运动员任何援助时,表示爱莫能助。

  她在电邮中说:“任何触犯药检条例的案作,需在20天内通报,世界羽联及国家羽总得在20天之內表态上诉与否,世界羽联及国家羽总,也需将听证会判决及上诉结果,通报给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

  凯里今早出席正副部长夫人俱乐部(BAKTI)主办的2014
GENEXTER论坛开幕时,向记者这么指出。

  谢老说:“药检不过关事件发生在羽球世界锦标赛,不是诸如亚洲运动会等综合型运动会,因此事件的主导权在世界羽联及大马羽总手上,大马奥理会无权参与或过问。”(大马《中国报》)

  不管怎样,阿莲妮补充,羽联并不阻止涉及运动员,评论自己的案件。

  他强调,这是一件非常不幸的事件,运动员服用药物不是提高表现,而是用于治疗。

太阳集团2138acom,  随着第2次检测完成以后,显然“球,已经踢到世界羽联脚下”,全世界羽球球迷现在都在等待羽联的决定。

  “这是个別事件,不应影响外界对大马羽球的印象,这不是本-约翰逊(Ben
Johnson)或美国公路自行车赛职业车手阿姆斯特朗(Lance
Armstrong)事件;前运动员本-约翰逊曾因服用禁药被剥夺奥运100米短跑金牌。

相关文章